全站内容
  • 全站内容
  • 医生查找
  • 新闻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护理园地 > 学科动态
护理园地
学科动态

降低手术患者术中低体温发生的预防措施

发布日期:2019-11-01字号调整14px浏览次数(39)
手机看新闻

降低手术患者术中低体温发生的预防措施

手术部 孙静 林鹏辉 张益豪

低体温是外科手术中常见的并发症之一,即术中患者中心体温不足36℃,有报道称,手术患者出现低体温约占50%~70%[1],其中,体外循环术后的患者更易发生[2]。低体温不仅对手术治疗效果影响较大,且可以延迟患者术后清醒时间,诱发呼吸道梗阻、误吸等不良问题[3,4]。同时,外科手术中低体温能够损伤患者血小板功能,减少血小板凝聚力,增加术中与术后的失血量[5,6,7];影响机体免疫功能与抗病能力,诱发创口感染,不利于术后康复;造成患者血压降低,减慢心率与呼吸功能,无法保证生命体征的稳定性[8,9]

国外研究报道,择期手术患者围术期低体温的发病率为26-90%,尤其是年龄大于60岁并伴有营养不良的患者[10]。德国医学科学社团联会(AWMF)指南首先强调术前预温对于预防围术期低体温的重要性;英国的“国家健康和临床卓越研究所”针对不同类型的患者并利用足够的临床数据解释了供暖系统使用热空气加热可以常规预防和治疗围手术期低温,同时也是医院管理节约成本的方法之一。充气加温措施是目前研究最多的干预措施,充气式加温系统能够使中心温度升高0.5-1℃[11]。Grote R研究表明术前预热联合术中加热可以达到术中15.8%和术后 5.1%的低体温的发生率;Campbell G(2015)等学者在有关加温输液和加温液冲洗对预防意外低体温的研究中指出,与传统输液方式相比,采用加温输液的方式可以提高患者约0.5℃的核心体温并且降低其术后寒战的发病率。

国内近些年已经证实对术前患者采取预温措施对于预防术中低体温至关重要,尤其在心脏外科手术中,充气式保温毯等预保温工具的使用明显带来了较好的临床效果,降低术后并发症和颤抖的发生率。张倩等人对手术患者术中低体温危险因素分析中指出,入量液体温度低是手术患者术中低体温的独立危险因素;北京地区(2013年)在进行多中心、随机横断面的流行病学调查中发现,围术期患者低体温的发生率高达39.9%,特别是大手术、麻醉时间大于1 h、输入未加温液体等均是低体温发生的高危因素[12],而2016年初全国部分地区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了更高的发生率(约44.5%)。大多数的研究只针对单一的加温方式进行相关的研究,证实术中保温对术后低体温的预防有效果。对于多模式联合加温的研究相对缺乏,因此本课题基于国内外研究经验,拟研究多模式联合加温对非体外循环下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患者术后体温保护的影响,充分了解多模式联合加温对术后低体温的预防效果。

而心脏外科手术,由于体外循环、手术本身等原因,导致术中低体温的可能性相对于其余外科更高。针对这一高危因素,我们华中阜外手术部在工作中不断探讨,并在科室试行了以下措施以降低术中低体温的发生率。

1.空气加温仪  空气加温仪,就是一大"神器"。它虽然名字刻板,但长得极其可爱,功能也很是强大。孩子在进入手术室前,都由它来"暖被窝",每台手术结束后,我们最先做的工作是铺好床单、整理好被窝、打开萌萌的暖风机,以便于下一个孩子任何时候进来都能不着凉。


2.医用恒温保温箱  恒温保温箱是我们的神助攻,被我们称之为"暖宝宝",尤其是这大雪纷飞的寒冬。每天我们都会从暖宝宝里取出暖和的被子,然后踏上接患者的路程。 有了它,让我们不再惧怕严寒,让我们有勇气不断向前。




3.液体加温仪  心外科手术术中输液必不可少,有时所需液体量极大,常温的液体输进血管里也会让人感受到冰冷麻木,液体加温仪成功的帮我解决了这一状况。通过对液体的加温,减少了患者降低体温的因素。




4.医用温箱  对患者术中所需要的液体、消毒液等进行加温,由于心外手术消毒面积通常较大,所以对消毒液的加温是必不可少的。




5.双回路的空调净化系统  一键升温、一键降温。心脏外科手术通常需要低温环境,在手术过程中一键降温,在手术结束后,通过一键升温,可短时间内快速提高手术间内温度。




参考文献:

[1]Beilin B,Sharit Y,Razumovsky J,et al.Effects of mild periop-erative hypothermia on cellular immune responses[J].Anesth,1998,89(7):1 13.

[2]李慧敏.体外循环心内直视术低体温护理的研究进展.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06,27(1):62-63.

[3]付保丽.实施护理专案降低围术期低体温发生率的效果观察[J].护理研究,2018, 32 (20) :3304-3306.

[4]魏丽君,徐培君,祁伟.术前联合加温对腹部大手术患者体温及苏醒质量的影响[J].世界华人消化杂志,2017, 25 (32) :2916-2920.

[5]王春娜.保温护理对手术患者术中应激及满意度的影响[J].中国城乡企业卫生,2017, 32 (11) :45-47.

[6]宋汝华,黄文柱,黄冬梅,等.术中保温护理干预对高龄开腹手术患者的影响[J].齐鲁护理杂志,2017, 23 (18) :112-114.

[7]邓小连.不同术中保温对开腹手术患者低体温及手术感染的应用[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8, 10 (22) :101-103.

[8]林素羽,黎明鸾,孙广晓,等.子宫内膜异位症腹腔镜手术中低体温的相关因素分析[J].重庆医学,2016, 45 (23) :3305-3306.

[9]李可艳.全身麻醉腹腔镜手术肠梗阻患者术中低体温的护理干预[J].实用临床医药杂志,2017, 21 (16) :69-71.

[10]李君,史小娟.多种加温模式联合应用对老年中低位直肠癌患者术后凝血指标的影响[J].现代诊断与治疗,2019,30(12):2128-2129.

[11]吴海萍,王思思,何艳玲.静脉输注加温液体预防术中低体温价值分析[J].泰山医学院学报,2018,39(11):1313-1314.

[12]申文冬,旷文娟.术中低体温发生原因及预防进展[J].医药前沿,2018,8(18):21-23.

扫描二维码,可用手机阅读此文章